Cinema

[翻译项目]Saijaku Muhai no Bahamut Vol13 Prologue
参考译文来自「最弱無敗神裝機龍《巴哈姆特》13」(ISBN 978-986-356-644-1)(已简化) 国际繁...
扫描右侧二维码阅读全文
18
2018/12

[翻译项目]Saijaku Muhai no Bahamut Vol13 Prologue

参考译文来自「最弱無敗神裝機龍《巴哈姆特》13」(ISBN 978-986-356-644-1)(已简化)

国际繁体中文版版权由日本SB Creative Corp.授予青文文库,本站参考译文仅供学习之用,如侵权请联系我(cinema@cmg000.xyz)。

P1

fatigue noun 疲劳,劳累envelop verb 包住,裹住,盖住
membrane noun 膜

参考译文

“唔......嗯?”

一股薄膜般疲劳感,包覆着少女的身体。

一天之内能清醒的只有短短几小时,简单喝点汤之类进食,如厕之后随即再度睡死。

P2

hazy adjective 记不清的,模糊的snap verb (使啪的)打开,关上,移到某位置
antiseptic noun 防腐剂,抗菌剂relief noun (不快过后的)宽慰,轻松,解脱
reflect verb 反映,映出(影像)crimson adjective 深红色的,暗红色的
blonde adjective 金黄色的untie verb 解开...的结,打开
marauder noun (到处)打劫者,掠夺者recall verb 记起,回忆起
incident noun 发生的事情(尤指不寻常或讨厌的)

参考译文

过了连时间都流逝都暧昧的几天,又陷入深沉的睡眠中。

就在某一天,莉夏突然醒来,从床上一跃而起。

只见清洁感十足的纯白壁纸,消毒水与药草的气味充满狭窄的室内。

“这里是学园的医务室——不,救护室吧?我究竟从何时......!”

望向房间里的镜子,只见映射出自己熟悉的脸庞。

是金发侧马尾的鲜红瞳眸少女,新王国公主莉姿夏尔蒂。

还记得与“龙匪贼”战斗过后,曾经明确清醒过一次。

不过确认大家平安,事件也告一段落之后(TN:接P3)

P3

collapse verb (指病人)倒下,昏倒,晕倒exhaustion noun 精疲力竭,疲惫不堪
squad noun ....队

参考译文

在苏菲丝的欢迎宴会结束后隔日,莉夏就累倒了。

之后的记忆极其暧昧,什么也想不起来。

“我之前到底做了什么!?今天究竟是几号!?新年的游行怎么样了啊!?”

依然一身睡衣嚷嚷后,莉夏站起身就要冲出房间。

不过,即将伸手转开门把的刹那,房门先一步开启,一名少女现身。

是莉夏的同学,游击部队“骑士团”的成员。

来自优密尔教国的留学生,库露露席法·恩芙尔克。

“看你似乎有精神就放心了。虽然看不出来,你几乎连续睡了好几天呢。”

P4

puzzlement noun 迷惘,困惑urge verb 敦促,催促,力劝
clad adjective 穿...衣服的magnificent adjective 壮丽的,宏伟的,值得赞扬的
conflicted adjective 因心理冲突而不知所措的accustomed adjective 习惯于
stamina noun 耐性,耐力,持久力excessive adjective 过分的,过度的

参考译文

“库露露席法!?你怎么会在这里!?不,我究竟睡了几天?”

面对不解地睁大眼睛的莉夏,库露露席法略微叹口气,若无其事地一拨头发。

总之先敦促莉夏回到床上后,开始向莉夏说明。

“我和三和音打听过你的胜利了。在机龙外穿上了各种泛用机龙的‘超越装甲’——你借此击败了‘龙匪贼’的指挥官,真是了不起。”

露出几分复杂的笑容,库露露席法一脸微笑。

“只是,你可能不习惯勉强自己呢。如果多数装甲机龙与神装并用,消耗体力与精神力的速度是平常的数倍,过重的......”(TN:接P5)

P5

burden noun 重担,重负assault verb 猛烈攻击,袭击

参考译文

(TN: 接P4)负担,在你松懈的一瞬间立刻向你袭来。

P6

spine noun 脊柱,脊椎chill noun 寒冷,寒意,凉意
murmur noun 低语,喃喃声,嘟囔,咕哝声remorse noun 懊恼,非常遗憾
inadequate adjective 不胜任的,缺乏信心的sarcastic adjective 讽刺的,嘲讽的,挖苦的
flare verb 突发,加剧dejected adjective 沮丧的,情绪低落的,垂头丧气的
misunderstanding noun 误会,误解

参考译文

“......”

换句话说,一不小心早就没命了——是这个意思吧。

如此一想,连莉夏都感到背脊一阵冰凉。

“不过,在那种情况下没有更好的方法......”

“没错。”

听到莉夏无力的低喃,库露露席法也坦率地点头。

“在那种情况下完全倚靠你一个人的力量,是我们的责任。所以,你没有必要反省。”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啊?难道说我力量不足吗——”

莉夏一下子以为在挖苦自己,正准备反驳。

不过,见到库露露席法消沉的表情,顿时察觉这番话并非挖苦。

Last modification:January 14th, 2019 at 08:56 pm
If you think my article is useful to you, please feel free to appreciate

One comment

  1. 。。。。

    坐沙发OωO

Leave a Comment